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故事 > 武汉巴适酒店老板突然跑了,曾有九家分店现欠500万

武汉巴适酒店老板突然跑了,曾有九家分店现欠500万

  楚天金报讯 图为:位于武昌徐东的巴适门店已经停业,人去楼空 (记者邹斌摄)

  □文/本报首席记者饶纯武 记者李光正 魏宁菲 图/本报记者邹斌

  主打川菜牌的武汉巴适酒店,曾在三镇盛极一时,最多时开了九家分店。今年4月下旬,其最后一家自营店悄然关门,店老板悄然“失联”。

  拖欠员工20余万元工资,供货商500多万元的欠条没有兑现,银行和小贷公司找上门,转让的门店也未厘清关系……巴适背后,有着多大的财务黑洞?

  酒店关门或转让,总会有各种无奈。选择一走了之,不是负责任的表现。巴适的员工、供货商和合作伙伴呼吁,巴适老板张某应站出来面对现实。

  员工说

  最后自营店关门拖欠20余万工资

  巴适,是巴蜀方言,“舒服”、“安逸”和“超级爽”之意。来自四川的覃军告诉记者,他在武汉巴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巴适)融科天城店做厨师,店方欠他一万二千多元工资,他感到很不爽。

  今年4月15日,巴适汉口融科天城店,未能正常发放员工3月份的工资。“当时酒店老板张某说,工资要缓一缓,到4月20日会发。”员工们知道,融科店的生意确实不太好,春节前后旺季时,每天只能炒四百多个菜,到了春天淡季,只能炒两百多个菜。

  4月20日,老板张某没有如期发工资,有员工和他通过最后一次电话,就再也无法与他取得联系,张某的妻子、巴适店法人代表吴亚萍也一同“失联”。其间,有许多服务员陆续请假。4月22日,因服务员严重短缺,巴适融科天城店被迫关门谢客。

  厨师覃军说,当时曾有员工提议,大家再坚持几天,用营业款发工资。但考虑到许多顾客是刷卡消费,还有的使用消费券或低价团购消费,员工“自救”经营未付诸实施。

  武汉巴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财务会计刘文迪,月薪6570元,最后50天的工资也没有领到。刘文迪告诉记者,仅巴适融科天城店和汉街店,3月应付员工工资为7.1万元和7.3万元。巴适关门前,拖欠员工的工资达20余万元。

  在巴适融科天城店的大门上,张贴有劳动保障监察调查询问通知书,被询问人是巴适酒店,主要调查今年2-4月期间,该酒店的考勤记录、社保缴费凭证等。江岸区人力资源局劳动保障监察人员表示,目前正处于调查阶段。

  巴适会计刘文迪,除了掌握员工工资表外,还要负责巴适供货商对账。他称个人为巴适垫付房租款等支出50万元,现在无法讨回,而且确认巴适还拖欠巨额的货款。

  供货商说

  货款结算缓一缓

  累计达到545万

  昨日上午10时许,黄远阶师傅匆匆赶至汉口球场派出所门口时,手机骤然响起,来电的是华南海鲜的徐老板,他在电话里催问:“么时候能够还钱?”“我欠徐老板13万元,巴适老板欠我132万元,我正准备报案,你给我证明一下!”说着黄远阶将手机递给了记者。

  来自黄陂的黄远阶,2008年成为巴适酒店的鲜鱼供应商。他回忆说,仅仅一两年,巴适就欠他40多万鱼款,后经厨师长担保,巴适支付数万元货款后,他才继续送货。

  每天,黄远阶从汉口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购进鲜鱼,分别运送至巴适武汉天地店和徐东店,平均每天送鱼一千公斤和八百公斤左右,“我们的工作不仅仅是送鱼,还要负责打鳞和剖开!”黄远阶感叹赚点儿钱不容易。

  巴适酒店负责人称,酒店扩张需要资金,货款结算缓一缓。拖欠的鱼款越来越多,黄远阶用房屋作抵押贷款30万元,这笔流动资金很快也变成了欠条。2014年11月,已债台高筑的黄远阶,只得暂停给巴适送鱼。黄远阶手中的欠条显示,武汉巴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至今仍欠他132万元,他欠外债30多万元,天天有人讨债。

  汉口球场街大菜场商户任女士表示,自己给巴适酒店供应鸡肉五六年,最多时要送六个店,煨烫的是老土鸡,员工餐用的是三黄鸡,还有凉菜用的公鸡等,都要活杀现宰,为确保供应曾请两个人帮忙。前三四年(www.qc37.com/),货款都能及时结清。2013年底开始,巴适老板张某以新店开张装修为由,让他缓结货款。目前,任女士还有35.7万元的送鸡货款没有结回,折合土鸡达5000只以上。

  汉口中环商贸城F-8栋20号的高长生,是巴适酒店的资深供货商。早在2007年,巴适酒店在香港路上的第一家单店开张时,高长生就开始给酒店送干调料,供应品种达200多个,目前尚有107万元未收回。

  供货商提供巴适所欠货款清单显示,水产200万元,食用油38万元,鸡蛋12万元,配菜76万元,豆65万元,等等,巴适酒店所欠供货商货款合计545万元。

  探访店面

  巴适下属门店

  或关门或易主

  2007年4月,巴适酒店发轫于汉口香港路中段,一家单店从零开始。辉煌时巴适酒店在武汉三镇开下九家分店。2013年,巴适香港路店移师融科天城,这也成为巴适坚守的最后一家自营店。今年4月22日关闭停业后,记者昨日见到,该店至今大门紧锁。

  2013年开业的巴适光谷店,现已改换门庭,成为鑫小城故事餐厅。巴适武昌汉街店,于2011年9月开业。记者昨探访发现,汉街道路指示牌上130号仍标为巴适,可现场在重新装修,并张贴了招聘启事。现场工作人员称,他们是通过汉街物业直接租赁,与此前一个月就关门的巴适没有联系,现装修改为茶屋。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2008年10月和2011年7月开张的巴适武汉天地店和经开万达店,也分别于2014年8月和10月先后关门。

  目前仍保留巴适店招牌的,还有武昌徐东店、汉口菱角湖店和~口武胜店。巴适员工称今年3月6日接到电话,这三个店已被武汉老村长私募菜餐饮有限公司(下简称老村长)接手,新产生的货款由老村长支付。

  老村长股东和相关负责人李志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老村长接收巴适三个店的品牌、店铺和员工,已支付巴适400余万元,目前无法联系上巴适的吴亚萍和张某,不能办理过户手续;而且,事先不知道巴适债务缠身,现在银行、小贷公司均已找上巴适门店,向巴适公司追讨贷款。“我们也是受害者!”李志伟无奈地说。

  昨日,记者拨打巴适负责人的电话,吴亚萍尾号6666的手机已停机,其丈夫张某尾号2277的电话已关机。

  原因追问

  关店转让本正常

  老板不应“玩失踪”

  巴适酒店为何关门?原因众说纷纭。

  武汉餐饮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李旺林认为,巴适开店选择的多为商圈,经营成本(房租、物业费)高昂,加上人工、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餐饮业利润日趋下滑,这是盲目扩张带来的悲剧。

  还有人认为,巴适酒店管理存在问题,此前其凉菜间保洁不到位、调料罐直接与垃圾桶接触等被媒体曝光。

  李旺林秘书长认为,未来餐饮的发展趋势仍是大众化餐饮,要长期持久地发展就要做接地气、平民化的餐饮。关店转让本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在赚钱的时候广开店,亏本之时选择休整。但是,关门不等同于甩包袱。

  湖北金卫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海夫认为,只要工商注册未注销,其主体资格就存在,员工、供货商等债权人,可通过法院起诉要求公司还款。如果公司资不抵债,就要进入破产程序,债权人按照债权比例分割公司去除清算费、税费、工资等的剩余资产。

  昨日,部分巴适的员工和供货商辗转法院和警方,希望巴适酒店老板早日现身,给大家一本明白账,而不是逃避现实,将众人置于困境。

  相关新闻:

  武汉市民黄先生最近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长期供货的巴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老板,竟然跑路了,导致他100多万的货款没了着落。 业内知情者透露,由于巴适酒店近两年盲目扩张,而生意并不景气,导致资金链断裂。

     黄先生是一家水产批发店的老板,长期给巴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供货,然而,今年4月27号他再次供货时,竟发现巴适酒店的几家店同时大门紧闭,拨打老板张总电话,也无人接听。

  黄先生说,巴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是在2007年成立的,在武汉市曾在销品茂、凯德广场、菱角湖万达广场、意大利风情街等商业体共开设9家门店,还多次被评为武汉市最受欢迎酒店之一。过去几年,酒店张总结算货款都比较快,可是从去年开始,张总就以各种理由拖欠货款。目前,黄先生和他认识的几位供货商拖欠的货款就达到500多万。  

  记者尝试联系酒店老板张总,可是电话始终关机,记者从一位业内知情者那里了解到。由于巴适酒店近两年盲目扩张,而生意并不景气,导致资金链断裂,现在巴适酒店已经将大部分酒店转让出去,剩下的已经全部关停。而现在酒店还拖欠了大部分员工的工资。  

  武汉巴适酒店员工称,老板欠他们38个人20多万的工资。目前,几位供货商以及员工们已经向辖区派出所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