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故事 > 快播王欣:失败的因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快播王欣:失败的因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宅男们熟悉的Qvod(快播播放器)成为过去时。在利益诱惑面前,快播CEO王欣没能守住底线,选择了“捷径”。盗版、色情等灰色资源,快播借此迅速崛起,最终又因此倒掉。王欣本人也身陷囹圄。流泪、忏悔,对于快播来说,失败的因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迟来的忏悔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王欣站在讲台上,向台下的听众讲述着自己的创业史,以及梦想。彼时,快播推出了盒子“快播小方”,希望将PC端Qvod的优势,在电视屏上复制。

  那时王欣意气风发,在周鸿t的支持下,为快播勾勒出一副美好的图景。然而等到其再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已物是人非。

  这一次,已不是他所期待的方式。

  9月24日,王欣出现在央视的镜头中,光头、囚衣,除了固有的标签,他的身上还多了另一重身份: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主要嫌疑人。

  在今年开始的净网行动之中,快播成为重点整治对象。从4月份快播被查,到8月份逃亡在外的王欣被抓,一个致力于成为“最受用户喜爱的互联网娱乐公司”的幻象被打破。

  “我们可能确实存在一些惰性或者一些侥幸思想,就没有起到监管的力度的话,你影响的不是几个人,可能是一代人,因为我自己也有两个小孩。”王欣在接受采访中,数度哽咽。

  将快播与传播淫秽物品联系在一起的,正是快播赖以崛起的运营模式。

  由于快播在技术上完成了将BT种子直接转换成在线观看视频的阅读方式,这在一定程度上大大激活了散落在各个网站的BT影视资源,再加上众多的第三方站长使用快播,从而搭建成一个提供视频内容的小网络或平台,用户们很轻易地就可以在互联网上免费观看盗版影视内容甚至色情内容。并且快播本身不做内容,只是定位为技术平台,其对中小站长的内容资源缺乏审核,这就使得大量的盗版和情色内容被上传到网络,一定程度上成了不法影视资源的集散地。

  这些不法资源对用户来说,也有着足够的吸引力。很快依托这些盗版内容甚至色情内容的第三方网站,快播完成了4亿用户的积累,并逐渐获得了“宅男神器”的称号。但也让快播广受诟病。

  两年前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对于外界对快播的争议,王欣很有底气地进行反驳,他表示,快播提供的只是技术,定位是不做内容的,快播无法去组织内容的方向。

  “不可否认,在前期盗版内容帮助了我们快播迅速发展,外界也对快播确实存在很多的误解。国人有个说法,对企业的这种现象称之为原罪,但快播没有原罪。”王欣告诉新金融记者。

  但现在看来,这句话最终成为空谈。

  根据案件调查结果显示,快播软件通过在全国多地布建服务器、碎片化存储、远端维护管理、实现视频共享和绑定阅读等方式,在互联网上大量传播淫秽视频及侵权盗版作品,并通过收取会员费和广告费等牟利,经营额达数亿元,非法获利数额巨大。经审查,王欣等犯罪嫌疑人对以上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曾试图洗白

  “技术公司不仅要关注产品本身,更要关注社会责任。如果只有强大的技术而没有好口碑,就算做得再大也不会长久,这也是我对其他互联网从业者的忠告。”面对现今的境遇,王欣得出了自己的总结。

  自涉足互联网,一路走来,王欣一直以“技术潘磕小弊猿啊T诖戳⒖觳ス局埃跣涝辛酱未右稻簧趵硐搿

  2002年,因不喜欢国企的工作环境,王欣决定出来单干,成立了深圳点石软件公司,专注P2P。但由于缺乏管理和市场方面的经验,在勉强维持三年之后,王欣关掉了点石软件。

  恰逢盛大正推进其“家庭娱乐战略”,该战略以“盛大盒子”为核心,促使用户的娱乐中心从PC转移到电视上来。受陈天桥赏识,2005年,王欣加入盛大,任职SDO部门助理总监,主导“盛大盒子”的研发。

  但由于当时的监管环境以及市场情况下,其创业项目的困难超出想象,进展缓慢,盛大盒子出师未捷。王欣也随之离开盛大,回到了深圳,并且在2007年12月成立了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

  或是因为前几次创业经历受挫,急于成功的王欣选择了走“捷径”。即便在国内正版化已成趋势下,王欣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彻底洗白。

  与之对应的是,在2013年12月,快播的同类产品百度影音官方彻底关掉了P2P服务器,所有资源已经不能正常点播[来源:www.cyonE.com.cn/]。而快播却只是停止了P2P播放的加速功能。直到今年4月16日,被查之前几天,快播才正式关闭P2P服务器,并停止基于快播技术的视频点播和下载。

  彼时快播还提到公司未来的三点改变,第一是购买了影视类域名;第二是把云帆搜索和快播娱乐风向标中涉盗版内容全部技术屏蔽;第三是未来一年投资不低于1亿元购买版权、不低于3000万元投入支持国内微剧创新。

  但为时已晚。“色情”和“盗版”这两个原罪还是落了下来。

  5月17日,快播公司发表致歉声明,称对调查中发现的快播播放器在为用户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存在涉嫌传播淫秽、色情内容信息的行为深感惭愧。

  至此,“快播”在风光无限后开始沉寂。

  正如王欣所说,其自己也明白快播的这种模式属于铤而走险,不可持续,但利益诱惑面前,侥幸心理作祟,最终使快播在歧途上越走越远。

  曾经:王欣的创业故事

  80后王欣:快播的路(来自《环球企业家》杂志)

  在微博上,王欣的名字叫“快播王铁匠”,他用这个提醒自己:立意不计名利,埋头专注技术,千锤百炼,将产品做到极致。

  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色彩浓重的80后。做快播播放器近6年,坚持不碰内容,只想让更多的视频网站使用他的技术,即使大多数用户并不知晓;2005年,王欣进入盛大网络负责“盒子”研发,从此与盒子结下不解之缘,前后四次“造盒”,尽管到目前为止,在这个产品上,他并没有赚到多少钱。

  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他刚与快播大屏幕事业部的同事开完会。2012年12月28日,经过整整一年研发测试的新产品快播大屏幕正式发售,这已经是他的第四款“盒子”。而这个时间点,也是国内“盒子”混战时期。且不论AppleTV被追捧,即使在国内,前有小米盒子横空出世、半路夭折,后有视频网站乐视网的乐视TV强势加入战局。

  伴随着外界对政策、产品、市场的种种争议,王欣坚持快播盒子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因为他走的是一条迥异于盛大、小米和乐视盒子之路。严格意义上,他不愿意称快播大屏幕为“盒子”,因为这款产品与快播播放器一样,不涉及内容,只是一个多屏切换的介质。

  “快播大屏幕与现在市场上的盒子完全是两种套路。”王欣告诉《环球企业家》,“他们延续盛大当年的思路,做大而全,整合内容;而我也依然坚持当年的思路,专注,聚焦。”

  缘起:盛大

  王欣的“盒子梦”源于盛大,而如今的盒子模式同样成型于在盛大任职的岁月。

  2000年,年仅19岁的王欣大学毕业,独自南下“淘金”。先是在一家电信公司工作。第二年,年少轻狂的他便辞掉工作,在一位师兄的投资下,尝试创业,成立点石软件有限公司,专注P2P。

  学习计算机软件出身的王欣对技术有着不同寻常的痴迷,但对于资本的认识,远远不及如今的IT和互联网创业者。公司成立不久,点石受到IDG投资的青睐。王欣跑到北京中联大厦,对着一帮投资人噼里啪啦的开始讲P2P技术。他清楚地记着当时的场景:一个20出头的毛孩子坐在几位投资人面前,对方翘着二郎腿,要听听这个年轻人能讲出什么故事来。“当时王功权等人都在IDG,对于我这样一个小青年,他们开始有点将信将疑。”王欣笑着回忆说。但到最后,对方开始拿起笔记本记录,并且承诺投资300万。

  兴奋的王欣回到深圳,将此事告诉投资他的那位师兄,师兄一听,说:“300万太少,我投你1000万,不要他们的钱了。”彼时的王欣并不懂资本除了带来钱,还能提供其他资源。

  与IDG擦肩而过的王欣依然是幸运的。不久,他遇到了盛大的创始人陈天桥。后者有意收购点石软件,这次王欣动了心。但因为种种原因,此次收购最终“流产”。

  这是两个少年天才的第一次相遇。

  2005年,点石软件倒闭。而当时的盛大正式启动家庭娱乐计划,推出“盒子”项目,于是,陈天桥再次向王欣伸出了橄榄枝。

  “当时我也有这方面的想法,我本人不喜欢独自在电脑前玩游戏,而更愿意全家人在客厅看看电视。”王欣的想法与盛大的家庭娱乐计划不谋而合,他欣然前往上海。

  当年,陈天桥不顾几乎所有人的反对,意图通过“盛大盒子”这个机顶盒设备,将旗下的网游、音乐、影视等互联网娱乐内容整合并接入电视机,从而全面控制用户的家庭娱乐终端。

  这应该是国内最早一家试水机顶盒的互联网公司,因此,王欣作为盛大盒子项目的助理总监,也成为最早一批研发盒子的核心技术骨干之一。也正是这次机遇,王欣从此多了一份“盒子”梦。

  当时作为产品经理的王欣只是一个执行者,他的任务就是做出符合陈天桥要求的盒子。与公司和业界多数人对陈的称呼“桥哥”不同,王欣称陈为“天桥同志”。他回忆说,当时的环境下,这是一款需求驱动型的产品,并且是天桥同志一个人的需求,要实现他的“大而全”功能,我们没有多少选择余地,想来想去,只能把它做成一个微型X86电脑。因此,两、三个月后,王欣带领团队就做出了样机,一款安装了Windows操作系统和英特尔芯片的“盒子”。

  据王欣回忆,当时盛大内部声音并不一致,一部分人认可陈天桥的消费电子PC化,而另一部分持反对意见,认为应该PC消费电子化。而王欣也是其中的反对者,用他的话说,“天桥同志负责整个项目,作为产品经理,我只能执行。”

  追梦:快播

  仅仅做了一年,陈天桥的盒子梦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夹击下破碎。王欣重返深圳,开始第二次创业。

  2007年,快播公司成立,王欣重拾P2P老本行,推出快播播放器。但他一直没有放下盒子梦,在新公司内部,他从一开始便成立了多屏事业部,专注盒子开发。当年,即按照自己的思路做出了一套新方案,两个设备,连接电脑和电视机,一个盒子发射信号,另一个盒子接收信号。

  “不涉及内容,只是电脑内容向电视机传输的一种通道。”这是当年王欣与陈天桥的分歧,也是如今推出的快播大屏幕的原型。但最终因为信号不稳定等因素,内部生产了几百台后便放弃了。

  但王欣依然不死心,在快播播放器逐步进入轨道后,他再次推出一套盒子解决方案,技术上延续盛大盒子的思路,只是使用了Linux操作系统。同样,他没有整合内容的野心。该款产品也实现了其单一、专注的思路,只有点播功能,即加入一些节目清单供用户选择。“这类电子消费品不适用于大而全。”他总结说。

  据王欣透露,即使简单的节目清单,也并非快播整合,而是为生产厂商提供解决方案,由厂商自行决定内容。由于政策和市场的限制,这些产品多行销海外。

  7年来,王欣与盒子较上了劲,让这个产品梦落地并产业化几乎成了他创业的隐线。我问他,“你是一个执着的人吗?”王欣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讲了一个故事。2000年,他来到深圳,开始学钓鱼,一钓就是12年,几乎每周都去。即使自己经济情况最不好时,他也会蹭朋友的车去。当经济条件好转,就独自一人出海,到深海去钓。

  犹如钓鱼,王欣的盒子一做就是7年。同样,随着产业链的成熟,他也不再局限于近海。

  有一天,他的小孩儿拿着iPad,划出了一个米字,便开始津津有味的看起了《米奇妙妙屋》动画片。王欣倍感惊讶,“小孩儿才三岁,根本没有学过汉字,只是看过我一次演示而已。”他意识到移动时代来临。但基于移动端的小屏幕,操作起来并不舒服。“我小孩儿的背老是弯着。”

  王欣开始重新审视盒子,他要把盒子做成一个移动端的配件,因此有了今天U盘大小的快播大屏幕。“这类产品就应该小巧、便携、兼容、专注。”从形态和理念上看,这是一款完全与当年盛大盒子反向而行的产品。更重要的是不再让应用提供商迁就自己的标准,而是通过技术让所有内容可以通过盒子传输。

  在王欣看来,如今市场上的大部分盒子还是延续当年盛大的思路,只是随着手机操作系统和硬件的成熟,无需再做出一台微型电脑,本质上还是大而全。“电视、PC、手机已经大而全了,再做出一个大而全的产品空间很小,远不如做一个简单的多屏切换工具。”

  在采访过程中,王欣沉浸在他的技术和产品梦想中,对盈利模式这些商业化元素,貌似并非那么在意。他说他最佩服的公司是YKK,把一个小小的拉链做到占据全球70%的市场份额,“你不能不说它是一家伟大的公司。”王欣借此说明,自己看重的是产品对于世界的影响。

  正如他所说,“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不是为了那条鱼,而是在于钓鱼的那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