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自主创业 > 【自主创业】郑南雁:经济型连锁酒店中的创业商机

【自主创业】郑南雁:经济型连锁酒店中的创业商机

 在中国的经济型连锁酒店中,郑南雁的7天酒店是创办较晚的,但却创造了中国酒店业多个不寻常的纪录。

  2005年创办的7天酒店,发展至今平均每年都保持了400%的扩张速度,一反经济型酒店平均扩张速度60%-70%的规律,但在快速扩张的同时,7天却保证了大部分门店的盈利能力,创造了一个酒店业的奇迹。

  公务员下海写软件

  1991年,23岁的郑南雁从广州中山大学计算机系毕业,进入了广东省经贸委计算中心写软件,那时,相对稳定的公务员工作,被很多人认为是“金饭碗”。

  “我是广州本地人,而且当时广东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在很多人眼里,经贸委的工作是相当不错的。”郑南雁对记者回忆说。

  不过,墨守成规的“坐机关”很快让性格外向的郑南雁感到了厌倦。1993年,郑南雁从经贸委辞职,与自己的师兄合伙创办了劳业电脑软件公司,开发酒店管a理软件,郑南雁是公司的技术骨干。

  “辞职的出发点很简单,就是觉得在经贸委呆着太无聊了,而且也怕自己计算机专业学到的东西浪费掉。”郑南雁说,这家小公司的第一个软件卖给了佛山一家酒店,几个年轻人赚到了平生第一笔“巨款”———七八万块钱。

  初战告捷后,他们又成功开发出了千里马酒店管理系统,并一跃成为华南第一品牌,公司也跻身全国酒店软件类企业的前三名。

  到2000年,郑南雁已经实现几十万元年薪。但由于主要从事技术工作,当时郑南雁对酒店管理和营销仍然知之甚少。

  误打误撞加盟携程

  2000年,沈南鹏创立的携程旅行网开始开拓华南市场,并计划成立广州分公司,但此时携程刚刚成立一年,公司急缺人才。

  在偶然的情况下,郑南雁通过同学的关系,认识了在广州筹备广州分公司的季琦(携程联合创始人之一,现汉庭连锁酒店CEO),并答应利用自己在开发酒店软件期间的人脉关系,为季琦介绍人才。

  “当时,我给季琦先后介绍了好几个人,但是他都觉得不合适。”一次季琦请他吃饭,席间当郑南雁再次把自己的同学推荐给携程的时候,季琦却说:“要不你过来吧。”

  就这样,“做媒”的郑南雁却误打误撞地成了“新娘”,进入携程出任华南区总经理,负责华南区的营销业务。

  不过,摆在郑南雁面前的,除了携程在南方毫无基础外,人员的匮乏也是很大的问题。除了郑南雁以外,携程南方公司仅有两三个员工。“我当时就是个光杆司令起家的,把它发展壮大的这个过程对我帮助很大,因为我后来做7天酒店的时候,又做了一回光杆司令。”郑南雁说。

  到2003年,郑南雁掌管的华南区,已经成为携程的主力片区,占携程业务总量的30%,仅次于40%的华东区。郑南雁也被调往上海总部,出任携程副总裁,在携程的非创业元老里面,郑南雁成为职位最高的两个人之一。

  在携程的经历,让郑南雁全面了解了旅游业的运作方法和商业模式,而一直潜藏在心里的自己创业的意识开始浮出水面。

闪电联姻创办7天

  2004年6月份,一个偶然的机会,郑南雁认识了前乐百氏掌门人,现今日投资董事长何伯权。和何伯权的会面,再次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当时,携程已经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郑南雁的身家也超过了3000万元人民币,而在携程的工作经历,使郑南雁对于国内庞大的经济型连锁酒店市场产生了兴趣。

  无独有偶,何伯权也一直对这一市场情有独钟。“我之前跟何先生不认识,当天我们谈了大概5个小时,上午两个小时,下午3个小时,中午没有一起吃饭,到我走出何先生办公室的时候,他就答应给我投资800万美元。”郑南雁说。

  在回忆这段和何伯权初次见面的情景,郑南雁至今依然感慨不已:“我们的这种风险投资模式,在全世界可能都没有几例。”签署投资合作协议时,双方不仅没有已经成形的企业,连商业计划书都没有,最终的商业计划书到了2005年才正式出炉。

  郑南雁后来总结认为,与何伯权的“闪电联姻”,来自于双方在对经济型连锁酒店前景的认识上达成了共识。

  最终,何伯权成为7天的大股东并出任董事长,而郑南雁个人则出资近800万元人民币,占股约14%(后又经历了两轮融资稀释),同时出任7天连锁酒店的CEO。

  后起之秀打破常规

  2004年8月,郑南雁正式从携程辞职,开始他的创业梦想。为此,他甚至放弃了在携程的一部分期权,“价值大概在500万元人民币。”

  在何伯权的支持下,郑南雁顺利实现了自己的创业梦想。不过,当2005年3月7天酒店在广州开出第一家门店时,如家和锦江之星已经占据了市场先机,而经济型连锁酒店市场的竞争也开始步入白热化阶段。

  “开始的时候很难,广州市场酒店业的竞争空前激烈。包括香格里拉、丽兹卡尔顿、威斯汀等全球知名酒店集团的五星级酒店,价格全部跌破了1000元,经济型酒店对价格的竞争则更加激烈。”郑南雁说。

  为此,郑南雁为7天制定了打破常规的发展模式。为了降低成本并把这部分利益返还到价格上,7天通过在自己的网站上实现会员订房;取消了酒店自助早餐,改为更为经济的营养早餐;全国联网管理门店,减少分店管理成本等模式,使7天在同类经济型酒店中实现价格最低。

  郑南雁介绍,目前7天在国内门店的平均价格是170天/天,而在北京则是不到200元/天,大大低于竞争对手的平均价格。极具诱惑力的价格攻势,则最终转化为7天在经济型酒店中的竞争力,使其迅速在经济型酒店市场站稳了脚跟。

  到去年年底,7天已经在包括北京、上海、广州的20多家大城市开设门店,而相比如家大量采取的特许加盟模式,7天则几乎全部采取直营店模式,以求在最短时间内,占领区域市场的第一地位。

  高速扩张筹划上市

  除了在经营方法上独树一帜外,7天的发展速度,也屡屡打破国内经济型连锁酒店的常规。

  从2005年成立到2012年底,7天平均每年的门店增速达到400%,大大高于经济型连锁酒店60%-70%的平均扩张速度。对此,郑南雁称,高速扩张的目的,就是要在2012年时,使7天的门店数量和如家持平,成为国内最大的经济型连锁酒店。

  “我们第一年5家,第二年24家,2012年106家,而且这还是已经开业的数量,加上2012年底签下的和正在谈判的,目前7天掌握的门店数量达到200多家。”郑南雁说。

  根据他的规划,到2012年,7天拥有的门店将达到1000家,开业数量600-700家,和如家的水平持平。

  7天的超常规发展,也吸引了海外投行的注意。2006年年底,著名投行华平创投宣布,以1000万美元入股7天;2012年9月,郑南雁再度宣布,华平、德意志银行、美林3家投行巨头联手向7天注资9500万美元,仅仅经过两轮融资,7天就获得了近8 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输入。

  风险投资的加入,也使7天继国内经济型连锁酒店老大如家之后,迈开了海外上市的步伐。

  郑南雁表示,目前7天已经开始启动其上市计划。“具体细节不能说,但是一切都已经在进行中,如果顺利的话,一年内就会有结果。”而对于上市地点,郑南雁表示可能将是纳斯达克,不过仍然需要视市场的情况而定。

  “酒店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开店的速度和运营状况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投入的大小。”两轮融资以及未来的上市计划,均将使7天获得支撑其发展的足够资金,持续其高速扩张势头。

elab.icxo.com

读了《郑南雁:经济型连锁酒店中的创业商机》的人还读了:
1、上海:全力打造大学生创业通道
2、对话全球创业与转型升级论坛:创业,没有藩篱
3、资讯:女子考公务员笔试第一 因毕业未落户无缘面试
4、《深入走转改喜迎十八大》:90后大学生刘阳的另类创业
5、创业故事:开源软件开发成软件创业捷径
6、创业企业的文化:团队的粘合剂
7、五丰冰品:后台营销出奇制胜
8、甘肃:“青年创业小额贷款项目”启动
9、江苏句容:六名大学生创业当农民种葡萄
10、“摇滚青年”郑钧创业:我兼具理性和感性思维